瞧瞧这一代代人的童年记忆

点击次数:   更新时间:2021-02-09 14:32     作者:ag视讯

  “童年是梦中的真,是真中的梦,是回忆时含泪的微笑”,这是冰心的童年;“童年,只有在回忆中显现时才成就了那么完美”,这是三毛的童年;“童年的一天一天,温暖而迟慢,正像老棉鞋里面,粉红绒里子上晒着的阳光”,这是张爱玲的童年……每个人都怀念自己的童年,那一段岁月里有游戏、有故事、有同伴、有一生中最纯最真的欢乐……

  在“六一”儿童节来临之际,记者走访一些不同年龄段的市民,听他们讲述了自己的童年故事,回顾了专属于一代人的童年记忆。

  过“六一”:那时候,过儿童节没有“礼物”这一说,家长能同意你不做家务、出去玩就不错了。游戏多为“斗鸡”“过家家”“踢鸡毛毽”“打沙包”这类集体游戏。

  家住海勃湾陶然雅居的孙兆富今年70岁,他家里有兄弟姐妹7人。“日子虽然过得艰难,日用品都要凭票购买,布票、粮票、油票,是我最难忘的童年记忆。”他表示,那个时候家里吃不饱,衣服都是老大穿完老二穿,最后传到我最小的弟弟时,已经是补丁落补丁了。说起儿童节,他直摇头,只听过,却没过过。

  今年67岁的刘兆源说起往事满脸笑意,还不时感慨道:“我们小时候啊,真没什么可玩的,那时候家里很穷,一个村的孩子们凑在一块,缝个沙包或把石头磨圆,就算是我们的玩具了。”他说自己没有过过儿童节,但向记者分享了他的童年乐趣。“我拿一分钱、两分钱去县城集市上买过两次小人书,那是童年里最甜蜜的记忆。”他的话语间都透着自豪。

  今年69岁的张建国说:“一到儿童节,同学们都很激动,家庭条件好的同学穿白衬衣,条件差的也会把衣服洗干净,还要戴上洗得泛白的红领巾,一大早到学校参加庆祝会,每个班都要合唱革命歌曲。”参加完庆祝活动,张建国还要约上几个同学,去附近的小溪边捉蜻蜓、抓青蛙,玩到天黑才回家。

  “50后”的童年记忆里,虽然处在物质极度匮乏的年代,却依然有一个尽情玩耍的童年,游戏与快乐并没有缺席。

  上世纪60年代出生的孩子,在物质匮乏与精神富足中成长。他们唱着“学习雷锋好榜样,忠于革命忠于党。爱憎分明不忘本,立场坚定斗志强”。在这个“玩具不多,但游戏丰富”的年代,弹玻璃球、跳格子、跳皮筋、推铁环等游戏,陪伴着他们成长,给了他们很多乐趣和美好的回忆。

  家住乌达区的张海兵今年58岁,他看见外孙堆满零食的盒子忍不住感慨道:“我们那时候勉强能吃饱,要说零食那就是槐花、榆钱、沙枣之类,这些有时令的花儿呀果儿呀,能让我们开开心心饱餐一顿。”张海兵至今记得跟巷子里的一群小伙伴去摘野沙枣的情形,他说:“我喜欢吃沙枣,那时候跟着大一点的孩子去摘沙枣,他们大,负责爬树摘,我小,就在树下捡,那可是最好吃的沙枣。”那些在野外的童年时光自由、欢乐、肆意,是他一生的美好记忆。“我们那个年代,最崇拜的是雷锋,每天都唱那首《学习雷锋好榜样》,也常常和同学们去帮助别人,那个时候物质条件有限,但我们的精神世界很富足。”说起自己乐于助人的童年,他颇为得意。

  王淑兰今年60岁,她印象中的童年有小米粥和萝卜咸菜,也有自制的那些玩具。“小时候吃不太饱,常常萝卜咸菜就是一顿饭,就连小米粥都是稀汤汤。”回忆起那段“艰难岁月”,王淑兰并没有太多伤感,她说虽然物质匮乏,但依然有一个快乐的童年。“你们肯定没见过,那时候我们玩滚铁环,我用我爸存在库房的细钢丝弯成一个大圆箍,又用我妈烧火用的铁钩子弯一下,用它推着铁环往前跑,我们几个孩子比赛看谁跑得快,别看我是个女孩子,但谁也跑不过我,因为滚铁环也是有技巧的。”说到这里,王淑兰爽朗地笑起来,她说,前不久还给4岁的孙子做了一个手工铁环呢。

  “那时候家里连买支铅笔的钱都没有,我就用烧剩的枝条写字。”1964年出生的王国栋告诉记者,他的父亲虽是庄稼人,但愿意花钱供他念书。“两支铅笔,那是我做梦都想拥有的东西。”提起印象最深的“六一”礼物,王国栋立刻说,那是三年级儿童节庆祝会上学校给他的奖励,另外还有一张学习成绩优异奖状,那两支铅笔是他吃饭睡觉都要握着的,是他最珍贵的“六一”礼物。受此影响,现在每到儿童节,他都会给孙子外孙女赠送铅笔。

  过“六一”:上世纪70年代的孩子们,每到“六一”儿童节,大多数学校和幼儿园都会举办不同形式的活动,组织孩子们开联欢会。能参与表演的孩子都会特别兴奋,老早就惦记着表演节目的事情。

  48岁的金艳在一家早教机构当幼师,每天与孩子们打交道的她也常常想起自己小时候。“当时流行背军绿色的挎包,如果哪个孩子能背上,在学校里绝对是备受瞩目。”在金艳看来,绿挎包就是那个年代的流行标配。“记得儿童节收到了妈妈送我的军绿挎包,都舍不得背,没事就拿出来看一看,心里那个满足劲儿到现在都记得。”金艳说,另一个深刻的童年记忆便是吃爆米花,“带着工具的师傅走街串巷,到了我家这一片的时候,我们几个小伙伴就回家跟大人要上几毛钱,跑到人家临时支起的摊子上守着,就为了听那‘砰’的一声,过后就是冒着热气的玉米花、大米花,那些散着香甜气息的爆米花,让我到今天都回味无穷。”

  “女孩子们爱玩跳房子、丢沙包、踢毽子,我们男孩就趴在地上打弹珠,还有‘撞拐’游戏,就是一腿抬起来,一腿支撑,几个人对撞。”49岁的张国亮家住海南区神华小区。他告诉记者,他的童年除了这些“土”玩法,还热衷各种铁皮玩具。“上了发条的绿皮小青蛙或小火车,这些小玩意很吸引我,不过大人不会轻易给我们买,都是一个小伙伴买了大家一起玩。”说起过儿童节,他坦言道,“还真没什么太深的记忆,父母都忙着上班,只有在这一天带我来海勃湾区,到公园玩一天,那个时候公园是要门票的,但玩一天对于我来说就是最好的过节方式了。”

  过“六一”:学校的老师和孩子们欢度“六一”儿童节。据网友回忆,“六一”当天,学校上午会举行集体活动,下午各班自行安排活动。每个教室都被布置得花花绿绿的,班级联欢的保留游戏往往是击鼓传花,还有贴鼻子、夹玻璃珠子。玩兴起了还会和其他班搞擂台,跑到操场上跳绳、丢沙包。

  “80后”是与当代中国崛起的特殊一代。“六一”儿童节留给他们的记忆大多和新衣服、游戏机、公园、餐厅和表演节目有关。

  作为“80后”的卢佳平印象最深的是,小时候吃到了各种各样的巧克力,他至今都记得吃到酒心巧克力的奇妙感受。“后来巧克力的品牌多了,但我最喜欢的还是酒心巧克力。”卢佳平告诉记者。说起童年记忆,卢佳平还与记者分享了他最爱看的动画片《七龙珠》。看着最喜欢的动画片,再配上各种各样的零食,生活别提多美了。“烤红薯、棉花糖、无花果、棒棒糖……那时的童年无忧无虑,很开心,很怀念。”卢佳平说。

  “从一个月前就盼着过‘六一’,因为那天不用上课,还可以穿新裙子、吃冰激凌,上台表演节目。”家住海勃湾陶然尚品小区的教师李俊佳回忆道,“那时候腮红都涂得很浓,头上通常还要戴朵大红花,那个装扮现在看起来很土,但当时觉得很开心。”作为校园的文艺骨干,李俊佳从幼儿园到小学毕业,几乎每年儿童节都会上台表演节目,令她印象最深的不是舞台下众人的目光,也不是小伙伴们鲜艳的花裙子,而是活动结束后给她奖励的一大只冰激凌。

  36岁的罗娜对于儿童节和童年最深的记忆是层出不穷、花样翻新的各种游戏。“什么丢手绢啊、跳皮筋啊,还有跳格子、捉迷藏、老鹰捉小鸡等,反正现在能想到的我们几乎都玩过,我还记得那时候每天放学写完作业,大家就凑在一块跳皮筋,还琢磨出不少新玩法呢。另外,还有自编自演的节目、父母精心准备的礼物等,这些都是我的儿童节印象。”罗娜说,学校重视儿童节,有时学校在校内单独办,有时会联合其他学校一起办,足足的“仪式感”。

  “90后”大多已步入工作岗位,有的已经结婚生子,但他们常常感慨,童年就像在昨天一样。

  1990年出生的曹芳不久前刚结婚,回忆自己的童年生活时,她脸上露出了幸福的微笑。“我们小时候最喜欢玩‘东南西北’了,现在觉得挺无聊,但那时候课间休息,我们几个女孩子总会聚在一起玩。”曹芳说,自己是个“动画迷”,《美少女战士》《忍者神龟》《黑猫警长》《哆啦A梦》,都是她小时候最喜欢的动画片,她还想像“哆啦A梦”一样,有一个能变出任何东西的神奇口袋。

  “我们小时候的零食有很多种,干脆面、跳跳糖、‘娃娃头’雪糕、各种巧克力、辣条等。”曹芳告诉记者,现在她有时还会购买这些儿时喜欢的零食,找回一下童年的乐趣。

  “我的童年多是在小区广场上疯玩。”说起童年,1993年出生的高勇想到的是与小区同龄孩子做游戏的时光。“我们家属院,有好几个同龄的男孩,我们都是好朋友,喜欢玩打片片、骑车子、四驱车等。”高勇告诉记者,上小学6年级时,父母给他买了台电脑,从此便与这台“机器”为伴。

  “除了上学时间,周末和假期被各种兴趣班和补习班占用,每周也会有半天时间和小伙伴玩捉迷藏、讲鬼故事、看电影什么的。”王晶晶童年时上过一个暑假的游泳课,学过围棋和钢琴,还参加过很多种类的夏令营。她对新衣服、新玩具等并没有特别渴望,而是更希望自己能有一段充足游戏的时间。

  张帆是乌达人,出生于1994年。在他的童年记忆里,期待过“六一”,是因为这一天可以放下书包,不用上课,不用去补习班,也没有作业。同学们也可以各展所长,在学校组织的文艺汇演中让激情飞扬。这一天还可收到许多礼物,回家还可以看电视、玩手机。

  在冯斌的记忆中,每到儿童节,家里都要大操大办,爷爷奶奶、姥姥姥爷、爸爸妈妈忙得不亦乐乎,给他买新衣、做美食、送很多红包。如果“六一”适逢周末,家人还会带他去附近景点游玩。如今,他已经是一个1岁孩子的爸爸,但有时也会想起儿时过“六一”的情景。

  出生于21世纪的“00后”“10后”,既不缺少吃喝,又不缺少长辈疼爱。他们拥有各种新奇的玩具,从小就能接触到网络,也能收到各种电子科技产品,他们庆祝“六一”的形式也更加丰富多彩。

  随着人们生活水平日益提高,孩子们对儿童节的期盼,也不再是逛公园、穿新衣、吃零食、买玩具这类需求了。

  “我只想睡个懒觉。”今年上初一的牛佳帅来说,小学时过“六一”挺有意义的,提前一个月老师就给他们排练节目,等演出结束父母还带他看场电影,或是去游乐场。可自从上了初中,学习压力变大,让他有些不适应,他苦笑着调侃说:“这大概就是成长的代价吧。”

  今年的儿童节不能在幼儿园里过,对于海区一幼大班的方雨桐来说有些遗憾。“我好想我的同学和老师们,我好想在幼儿园过‘六一’。”方雨桐告诉记者,妈妈给她买了一辆智能平衡车作为礼物。“我喜欢各种带轮子的玩具,自行车、轮滑、滑板、平衡车,这些我都喜欢,而且我都会玩。”方雨桐十分自信。她还告诉记者,家里有一间专属于她的玩具间,但她最喜欢的还是爸爸妈妈或小伙伴们陪她一起玩。

  《2021年春节联欢晚会》举办第二次联排 创新推出“云”端演员“云”观众


ag视讯
联系我们
ag视讯游乐设备有限公司
张总    手机:15064305765      张顺    手机:18678205779
赵涵    手机: 15552683371     何长喜 手机: 18653358950
魏恒磊 手机:13583375157
座机:0533-3980309 / 0533-3980212    公司传真:0533-3980212
公司邮箱:fangxinyoule@163.com   
地址:山东省淄博市张店区华光路东首

关注我们